振臂疾呼

那么美,让我差点又那么不听话地天真跑步,散步,有时候对任何人,真的可以视而不见,并不是每张脸,都值得你浪费表情,人生匆忙,努力把一切都抛开得很远,放弃得与我无关,我曾经努力争取的,都在嘲笑我,分明是得不到的牵强。

一点点累积起来的阅历,最深刻的改变是冷淡无情沉默又不甘寂寞,把曾经着重色调的那些都浅了,因为我不够聪明,所以竭力表现聪明,我不够有趣,就弄巧成拙移花接木画蛇添足,我所表达的,都被对号入座了,我该表现出来的,都缺席了。

你说什么是伤害?伤害绝大多数只能是自己给的,你在乎的人家不在乎,你产生的情绪大多数是无聊引发的自作多情,你的过去只不过是别人不想知晓的历史,你的语言只是别人不想翻及的断章,什么重要什么该是省略号都不清楚了,所以混乱迷茫慌张了,失了你该有的傲,与雅。

在成长与成才之间,永远横亘着一条无法逾越的沟壑,跟成才比起来,成长负荷着许多隐性含义,有人赚钱了,成爆发户了,腰肥了脖子粗了话越来越有所谓气势了,就是成才了,成功了,很多人就该凑过去谄媚热闹了,而成长,像我这样把话论残缺可是定义不了的。

你说我们都在追逐什么?梦想?权利?金钱?灵魂?还是对过去不公平待遇的复仇?

其实我从未变过多少,大概唯一不同的是学会了选择诉说,我给你看到的文字所代表的仅有多少,完全掌控在我自己手里,而我心里到底有多少,只有自己知道,我到底是依旧心怀着美好,还是恨透了穿梭我心脾的谎言发誓再也不爱不晓不食人间烟火了,唯有两个人还在,在时间浪潮冲刷下的沙滩上,那些有求才有气息,对我发过去的祝福无动于衷不再回复的那些人都被幸运地带走了,唯有那么几个人,脚印越来越清晰,走进心底。

人与人之间靠什么相处?信任?利益?人品?还是一个无穷大万伏电压的眼神?我的行为越来越无力而脆弱,倒从未成为我落于纸上的诉说,却成为我精神和思想的负荷。

橘灯舞静火,幕天一雨秋,除夏余温落,尽解豫中渴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振臂疾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