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“病”复发

紧张了。

这一晚是带着难受入眠的,只有我自己知道。那些痒不请自来,也着实地让我把旧“病”复发的滋味尝了一遍。以致到后来开始责怪自己,没有将自己照顾好,深深地……

旧“病”复发,让我想到了夏天的蚊虫,至今想起来也会咬牙切齿,具体是什么虫子,我也不好意思说出来,原来我也是一个小小要面子的人……

旧“病”复发这件事中,我与她交流过两次,说到有一半责任该归你大概是这个意思的话,从她回复的语气和表情中得到她丝毫不承认这件事的信息,两次都让我觉得将眼前的这人看透,明明自己心里一清二楚却还是死不承认,关于这类人,现实生活中倒是第一次遇到。让我为之愤怒,与此更让我想起她那一脸看着我愤怒而洋溢得瑟坏笑得样子,我越是生气。原来我败给了她,是那么的彻彻底底。

她的不承认让我想到了人性的自私,想到了具有政治头脑的希拉里,面对丈夫的出轨,她始终是不承认的,外人甚至把克林顿的精子拿到手作为出轨的依据,她还是不承认的。对于她而言,或许承认了就会损失一些“东西”。可能更为重要,这也是智慧的体现吗?让我去自问自己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旧“病”复发